最美压寨夫人访谈 最后压寨夫人照片

时间:2021-06-17 11:00:49 作者:admin 42131
最美压寨夫人访谈 最后压寨夫人照片

历史上最后一位压寨夫人到底有多美?

到底有多美?哈!乖伢崽,莫要讲苕话,惊动我这躺在寿材里好多年的老太婆咯,人都死了,别个摆好,你要耍哪样?

我叫杨丙莲,就是你们所说的历史上最后一位压寨夫人,莫要讲啥子最美,这个当不得饭吃,你们总是愿意讲我过去的故事,我就跟你们摆一摆唦。

老太婆我年轻的时候,也是个漂亮的妹崽,伢崽们见了我,都说我的眼睛会唱歌,但也莫得用,生来就是受苦的命。

人呐,到这世上走一遭,都要经历两种苦,一种是老天爷给的,生在穷人家嘛;另一种就是恶人给的,可怜天下受苦的众生哦,总要遇到她必须遇到的负心人,躲是躲不掉的。

我小的时候,家里开着一个杂货铺,卖些针头线脑、甜酒一类的吃食,十六岁那年,寨子里来了一伙当兵的,一天到晚净吹洋鼓洋号,大家都没个安生。有个年轻的小兵,老是到我家来买东西。他每次来就买一点针线,嘴巴倒像抹了蜂蜜一样甜,有次他拿了一块银元,我说没有零钱找,他干脆就说不要找了,好大方,他叫张平。没过几天,他带着他的长官舒安卿来我家,我爹吓得要死,后来他们才说是相中了我,让我做他家婆娘,我爹欢喜的很,天上掉下个吃官饭的女婿,这个天杀的,我连他个相貌都记不清,只晓得他有一双贼溜溜的眼睛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只好嫁过去咯。

好嘛,我嫁到古丈县李家洞乡张家坨他家里,才晓得我原来是他第三房老婆,前两个死的死,跑的跑,我也吓得要命,以为会挨打,没想到他对我一直很好,对,就是你们说的温柔。

民国二十六年,舒安卿带着他去往嘉善抗日,他们763团去时都喊着“誓死报国,不愿生还”的号子,一个团,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百多号人,他当时带了300多兵,回来时就剩下他和李疤子两个。

唉,这真是每个人的命噢,倘若他要是死在嘉善,我也就不算是什么压寨夫人了,算是烈属对吧?

总之他回家后,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比以前主意大了,他先是干了两年的警察中队长,后来回到老家,开始招兵买马,成了土匪头子。

除了打家劫舍,他开始种鸦片、卖鸦片,拿鸦片换回枪,再强卖给寨子里的后生,慢慢的队伍越来越大,枪也越来越多。

他当然杀过人,不过倒是没当着我和伢崽们的面,回到家之后,他对伢崽们也很好。我听说外面传他传的好凶,说啥子“天见张平,日月不明;地见张平,草木不生;水见张平,浑浊不清;人见张平,九死一生”,唉,他这个煞神在家里倒隐藏的深。

我当然晓得他的钱多数不是来自明处,我又劝他不动!看在我们娃娃的面子上,我也要赎一些罪,附近寨子的人都要到他这里来交鸦片税,有时候我就偷偷拿他的空白凭证,给到那些交不足的村民手里,就算是交过了,哪家断了炊烟,我一定要悄悄给他家送些粮食保命。

唉,总之一句话,虽然跟他当了几年县长夫人,心里却总是担惊受怕,做梦都梦到他被人家砍了脑壳。

解放后,他还想拉着他的队伍上山当土匪,终于是被人家砍掉脑壳咯,听说脑壳被丢进沅江喂了王八,那是他自己选的路,没得埋怨。

好在政府没有找我的麻烦,反倒安抚我,说我没拿过枪,没沾过血,心肠也好,大家都帮着我,讲我的好话,总算是躲过了一难。

我跟他一共生了七个娃娃,五男二女、七子团圆,他死了,我不哭,他一辈子哪样都吃过喝过,死的也算爽利,有哪样好哭?

我家大伢崽像他爹,后来也死在大狱里,还是那句话,路是自己走的,没得抱怨。

日子一天天流水一样过去,你们所说的美女,也慢慢变成了婆、太婆,牙齿都没得几个喽。直到九十岁,我还卖苗家的衣饰,还开了一家麻将馆,我自己洗衣做饭,我就喜欢踩在小巷的青石板路上,听脚步咯咯地响,让我想起我当初做新嫁娘的那一天,穿着红旗袍,也是这样踩在这条青石板路上,也是这样的响声。

哈,现在买卖东西,居然都不用钞票铜元,拿出手机晃一晃就可以,当年那个老东西要是还活着,再当土匪,恐怕是抢也抢不到啥子咯!

唉,我要去困一觉了,老了,精力跟不上你们伢崽了,让我休息一下,做个好梦,一转眼,我从一个小妹崽,成了一个96岁的老太婆了。

2014年12月13日 午后 最美压寨夫人杨丙莲辞世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